主页 > 新闻法规 >

加拿大28预测99:媒体侵权责任案件中的法律适用

编辑:凯恩/2018-12-31 23:17

  各位老师、同学,今天的讲座马上就要开始了。很荣幸有机会担任杨立新老师讲座的主持人。我是第一次担任主持人,我把这个第一次献给杨老师。加拿大28预测99,今天是民商法高峰论坛第十四讲,对杨立新老师,我想不用介绍,大家都如雷贯耳。我就强调一点,在民法理论和民法实务这两方面都做到这一高度的,杨老师应该是第一人,是在理论和实务方面都非常有影响的学者。今天杨老师讲座的主题是“新闻媒体侵权”,这个题目,杨老师持续了应该有接近20年的研究。这是个富有争议的题目,前一段时间,杨立新教授在《中国法学》上发表了一篇争鸣性文章,与张新宝教授进行了激烈的交锋。我们这次讲座的主讲人很强大,评议人团队也很强大。今天请到的评议人有:华中师范大学副院长丁文教授、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姜战军教授、中南学派侵权法专家麻昌华教授。今天到会的还有来自武汉大学的余立力老师、杨巍老师、李承亮老师和罗昆老师。还有我们这次活动的发起人--张红副院长。接下来,有请杨老师发表精彩的见解。

  各位老师、同学,晚上好!非常有幸,我也是第一次到湖北做讲座,虽然我到过湖北很多次,这次真的是处女作。湖北这几所大学都很厉害,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武汉大学、华中师范大学、华中科技大学??有那么多教授陪我做讲座,有点胆战心惊,但是看到这么多同学,尤其是站在后边的同学,又非常荣幸。今天的讲座想讲“媒体侵权”问题,主题是“媒体侵权责任案件中的法律适用”。刚好这个课题是国家社科的课题,也是欧盟的课题,已经做了2年半,我刚刚把司法手册《中国媒体侵权责任案件法律适用指引》定稿,就媒体侵权

  问题一共写了132条。这132条经过海淀法院和朝阳法院半年的试点,效果不错,最后把它了定下来。今天的《新京报》发了两版,题目叫《媒体报道什么时候才算侵权》,也是报道这个课题的。所以说这个课题应当算做得比较成功。现在总结一下,从传统方向研究可能会比较困难,但是稍微交叉一下可能就比较容易成功。媒体侵权就包括侵权法、民法和新闻法,还包括新闻学,把这些问题结合到一起可能就做的不错。我现在在新闻界很牛,因为这个问题没有人比我研究得好。

  关于这个主题,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跟大家做个报告:第一个就是我和张新宝教授之间关于到底有没有“媒体侵权责任”概念的争论,我简单介绍一下这个问题。媒体侵权这个问题,我是从九十年代开始研究的,那个时候我在最高人民法院民庭当审判员。因为《民法通则》实施以后,遇到了很多新的案件。以前中国人很少讲到权利,权利是从《民法通则》实施以后才开始的。这些其实都要感谢余老师父亲他们那一代的老同志们作出了《民法通则》,有了《民法通则》以后才有了民事权利保护的问题。那个时候遇到很多有关名誉权保护的问题,也就从那时开始,我把这个问题作为很重要的题目去研究。所以一直到现在的二十几年间,我对这个题目的研究一直没有中断。后来的机会使这个题目申请到了欧盟的“媒体权利保护”项目,同时也申请到了国家社科基金。这样,法院跟我们一起研究就比较方便,不会有后顾之忧。这个课题就做到了现在。那么,到底有没有“媒体侵权”或者“新闻侵权”的概念?大家都知道,我和张新宝教授之间发生了很激烈的争论,但是我认为我们之间的争论是绝对的君子间的争论。我这边在紧锣密鼓的做“媒体侵权”的研究,而新宝教授在《中国法学》上发表了一篇叫《媒体侵权否定论》的文章,不但否定了“媒体侵权”,还宣布“新闻侵权”或者“媒体侵权”这一概念可以作为一个文化历史的遗产。我说我要跟他讨论,也到他主编的《中国法学》上去讨论。后来我就把文章写好。可能很多同学都看到过这篇文章,这篇文章说起来真的是精雕细琢,大概前前后后改了十几遍,绝不夸张。为什么呢?因为要

  和一个很有名的人物公开地去探讨,而且是到他的刊物上去发表,首先一定不能说假话,要把心里话说出来;其次一定不能伤到新宝教授。这很难,因此我每一个字都考虑过。这样就在《中国法学》上发表了两篇对立的文章。我觉得我们法学界,特别是民法学界,其实很难有真正的学术讨论。不知道耿卓老师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看法?

  我做编辑很多年,但是发现真正的交锋应该说几乎没有见到。因为就像刚才杨老师所说,可能会出现某句话说得不太恰当,就引起了一些不必要的困扰。杨老师那篇文章我仔细看了,每句话都表达得很有分寸感。既要把自己的思想、观点明确表达出来,又要让对方从语言表述上能接受,从这一点来说是比较难的。

  所以,没有很真正的学术的论辩。但我觉得我们俩是比较真正的学术论辩,因为每个人说的都完全是自己的想法,而且很君子。我想,在学术当中如果没有学术批评的话,其实是不行的。说起来,张新宝教授认为没有“媒体侵权”的概念,理由是:第一,《侵权法》没写媒体侵权,我认为《侵权责任法》第36条就是媒体侵权,网络侵权就是媒体侵权;第二,司法解释中从来没有媒体侵权,但是我在最高法院的时候就写过,名誉权司法解释基本上都是针对媒体侵权的;第三,外国没有媒体侵权,这一点我承认,外国真没有,但是外国有《新闻法》,而我们没有《新闻法》。这样我们就把主要的观点互相做了交流。说起来,为什么要在中国强调新闻侵权法或者叫媒体侵权法?我有一个特别鲜明的看法,就是因为中国没有新闻法。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看法就是,作为一个社会现象,就一定要有法律去调整。当法律缺位的时候,与它相关的另外一个法律就会去做一个补充。我们没有《新闻法》去调

  整新闻行为、新闻关系,当发生纠纷的时候,相关的一个法律--《侵权责任法》就发挥了作用。其实两个法律要解决的问题是一样的,《新闻法》解决什么样的新闻行为是合法的新闻行为,《侵权法》研究的是什么样的新闻行为是侵权的新闻行为、违法的新闻行为。两个法律都在划这个中间的界限,现在我们没有《新闻法》来划这个界限,那么《侵权法》就发挥了这个作用。这就是我二十多年来热衷于研究新闻侵权问题的意图。但这个状况将来会发生改变,我在我的文章里也写了,将来我们有了《媒体法》《新闻法》的时候,《侵权法》一定会回到它原来自己的位子上去,不会把手插过来。那么在这个问题上,我想我们做的这些努力一定不会是白费的。所以这个题目叫“媒体权利保护与媒体侵权责任法律界限研究”,就是后来我们申请国家社科项目的时候所用的题目。这个部分大体上能达到这样的目的。可以说现在对这个题目更感兴趣的其实不是我们法学界,而是新闻界;甚至新闻界比法学界更感兴趣。新闻界希望法律人能够得出相应的研究成果,更好地保护他们的权利、制裁新闻界的侵权行为,划清是非的界限。我认为这是本题目最重要的意义。

  第二点是介绍一下这一课题研究的大体情况。确定这个课题之后,我们做了一个计划,首先提出司法手册草案,经过反复讨论至大体成熟的时候,交给与我们合作的两个法院--海淀区法院和朝阳区法院操作半年。其实媒体侵权的案件不是特别多,在具体的案件比例当中是微乎其微的,但是其影响特别大。在全国所有法院每年收到的千余个案件当中,海淀区法院和朝阳区法院收到的此类案件数量最多,因此选择这两个法院作为我们的合作单位。原来的计划是让两个法院做一个对比实验,其中一个法院采用我们的规则指导办案,另一个法院不用,到了试点结束后,得出对比鲜明的两种结果。后来我们认为这不大可能,因此确定让两个法院同时作为试点。去年受到诸多因素的限制,原计划在2月份开始的试点工作被推迟到7月1日开始,一直到12月31日结束。两个法院均受理了大约七十个此类案件。我们对照手册来分析案件处理方式是否得当以及有待完善之处,并对此作出经验总结。我们还进

  行了法庭的视频竞赛,即这两个法院选出试点期间两个审理得最好的案件,将此做成视频。我邀请了五位外国专家、四位国内专家,九个人组成评委会,对这四个案件进行评审,最后评委会一致认为朝阳区法院的范冰冰案件应该获得第一名,海淀区法院的百度案件获得第二名。在此基础上,我们对司法手册再次进行讨论、修改,大概在三天之前定稿了。我的想法是印制三千册,送给每个法院一册。我还想继续完善这个课题,司法手册共132个条文,我准备为每个条文都附加说明和典型案例,最后做成几十万字的结项成果。此外,我还想为司法手册做推广,现在大概有十个中级法院要转发这一司法手册,北京市高级法院将要在官方网站上全文公布。我打算对此进一步完善,让更多的法院采纳这些规则。媒体界对我们这个司法手册有很好的反应,因为这些规则划清了是否侵权的界限。我认为这一课题研究既解决实际问题,又具有理论层次。在做这个课题的时候,我们考察了十多个国家,对比发现我国媒体责任(尤其是网络侵权这一部分)绝对不落后。我得出的结论是,特别是网络侵权这一部分,全世界都在同一起跑线上,当发令枪一响,看谁抢先一步,抢先一步的国家就是先进者,就创造了规则。我们课题组还邀请了一位英国专家,一位高等法院的出庭大律师。他特别具有司法经验的一位律师,他看了英文版的司法手册之后表示赞赏。这个课题还有半年就可以完成了,应该会收获一个比较好的成果。

  研究侵权法时,我们都会提到美国《侵权法重述》。我认为我国也应该有《侵权责任法重述》。在这个媒体侵权法律适用的指引开始发表的时候,我就说,这是我关于中国《侵权责任法重述》的第一站。如果将每一个具体操作的方法都以条文的形式来草拟,最后汇集成《侵权责任法重述》,总共一千多个条文,那么法官操作起来就比较容易。最近两天我又完成了两个指引,即侵权行为形态和侵权责任形态的法律适用指引以及医疗损害赔偿责任的法律适用指引,我打算最后能完成十个左右的指引,每个指引大概一百多个条文,这是个比较大的工程,也是一个新的尝试。